关于稽留流产,这些知识你需要了解

2017-09-25 17:15 来源:丁香园 作者:胡焕然
字体大小
- | +

稽留流产又称为过期流产。由于胚胎死亡后,孕产物多在出现症状后 1~2 个月内排出,因此将胚胎停止发育后 2 个月尚未自然排出的情况称之为稽留流产。但是由于现在超声影像学的飞速发展,早期即可通过 B 超检查发现胚胎停止发育,因此 Levin 将其重新定义为:(1)早期小过期流产:子宫小于 12 周,子宫实际大小与孕周之差小于 5 周;(2)晚期小过期流产:子宫小于 12 周,子宫实际大小与孕周之差大于 5 周;(3)大过期流产:子宫大于 12 周。

哪些原因可以导致稽留流产?

该疾病发病原因复杂,可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目前已知可能发病因素包括以下几种:

稽留流产1.jpg

如何确诊稽留流产?

通过临床表现和辅助检查可确诊稽留流产。 

临床表现

稽留流产2.jpg

经阴道超声下,正常宫内妊娠一般呈以下发展模式:

稽留流产3.jpg

理论上,任何偏离预期发展模式的胚胎都可能是妊娠失败。因此对可疑妊娠失败和可确诊的妊娠失败进行了以下规定:

稽留流产4.jpg

稽留流产如何处理?

稽留流产的处理方式一直存在争议。有些学者认为应该早发现,早处理。还有人认为应等待其自然排除。常见的治疗方法包括以下几种:对妊娠失败诊断可疑者,通常 7~10 天后再次进行超声检查(以上标准特指经阴道超声检查)。

1. 单纯手术治疗:手术方法包括清宫术,负压吸宫术,钳刮取胎术等。手术治疗是侵入性手术操作,存在感染,出血,不完全流产,生殖道损伤,不孕等并发症,并且由于胚胎死亡且在宫腔内稽留时间过长,机化的组织可能与子宫壁粘连,增加了手术风险和难度。

2. 期待疗法:可作为稽留流产的治疗方式,但是成功率较低,并且感染,阴道出血几率增加。有报道认为期待疗法可能出现严重腹痛或大出血,因此临床应用较少。如果行期待疗法,需严格评估患者情况,并在严密监护下进行。

3. 药物治疗:目前常用药物包括米非司酮、米索前列醇、依沙吖啶、雌激素类药物。

(1)米非司酮:

适应证与禁忌证:米非司酮是治疗稽留流产的常用药物,只要无禁忌症,均可使用。

使用方法:根据不同孕周选用不同剂量,常用剂量为 150~300 mg,可空腹顿服或分次于 3 天内服完,每次口服 50~150 mg,服药后宜禁食 2 h。若无死胎排出或伴有宫内组织残留者,则辅以米索前列醇,必要时行清宫术。

(2)米索前列醇:

适应证与禁忌证:米索前列醇对孕 5 个月以上稽留流产患者用药应谨慎,需严密监护。米索前列醇有抑制血小板凝集与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的作用,凝血功能异常的患者更宜使用。药物禁忌证包括对该药过敏者;心,肝,肾疾病及肾上腺皮质功能不全者;前列腺素类药物禁忌者,如青光眼,哮喘及过敏体质者;带宫内节育器妊娠者。

使用方法:临床上多与米非司酮联用,应用米非司酮 48~72 h 内加用米索前列醇。

(3)依沙丫啶(利凡诺):

适应证与禁忌证:主要用于终止 12~26 周妊娠。

使用方法:安全剂量为 50~100 mg,一般用量为 100 mg,根据孕周不同,可羊膜腔给药或宫腔内给药。本药多与米非司酮联用,常在口服米非司酮 150 mg 后 24 h 内行利凡诺羊膜腔内注射。但是该方法增加一次阴道操作,可能增加感染机会。

(4)雌激素类药物:

适应证与禁忌证:临床上常作为稽留流产辅助用药,常与米非司酮,米索前列醇配合使用,或作为清宫术前用药。

使用方法:常用药物包括倍美力,补佳乐,炔雌醇等。倍美力剂量为每次 0.625 mg,每日 1 次;炔雌醇为每次 1 mg,每日 2 次;补佳乐为每次 5 mg,每日 3 次。

目前,临床推荐多种方法联合使用,米非司酮和(或)米索前列醇加清宫术联合疗法为首选方法,稽留流产患者采取口服米非司酮,米索前列醇后待患者出现阴道出血或胚胎排出症状后,再行清宫术。该方法宫颈扩张效果最佳,手术耗时短,清宫成功率极高,术后出现人流综合征患者少。是一种安全,有效,经济,可靠的方法。

染色体异常在孕早期、孕中期可引起组织胚胎发育异常,导致胚胎停止发育。有研究认为染色体数目异常及其混合嵌合均是导致稽留流产的重要原因。年龄 ≥ 35 岁,直接间接吸烟、每天 5 h 以上接触电视电脑,有装修材料或毒物接触史者,绒毛染色体异常率明显增高。

可建议稽留流产患者进行以下遗传咨询:

稽留流产5.jpg

流产后女性生育能力很快恢复。因短期内连续流产对女性身心伤害极大,甚至可能导致不孕,稽留流产患者术后性生活时,一定时期内要采取避孕措施,避免再次怀孕。稽留流产清宫术后及时服用短效避孕药对减少术后出血、恢复正常月经有明显作用,且能够有效避孕。因此,稽留流产患者清宫术后可应用复方短效口服避孕药(如妈富隆)进行有效避孕。对于无生育要求的患者,无禁忌证的情况下,可使用宫内节育器进行避孕。

参考文献:

1. 国外医学妇产科分册,1989;16:128

2. 包亚玲, 叶茂, 何瑛, 等. 超声对稽留流产的诊断与鉴别诊断 [J]. 临床超声医学杂志, 2007, 9(6):381-382.

3.Doubilet PM, Bensn CB, Bourne T, et al. Diagnostic criteria for nonviable pregnancy early in the first trimester J. N Engl J Med, 2013, 369(15):1443-1451

4.2016 年 SOGC 前三个月妊娠并发症超声评估指南

5. 宋改让. 稽留流产的治疗方法探讨 [J]. 中国伤残医学, 2014(1):93-94.

6. 陈丽池. 稽留流产的治疗进展 [J]. 医药前沿, 2012, 02(18):324-324.

7. Chia K V, Ogbo V I. Medical termination of missed abortion.[J]. Journal of Obstetrics & Gynaecology the Journal of the Institute of Obstetrics & Gynaecology, 2002, 22(2):184-6.

8. Alma'Ani W, Solomayer E F, Hammadeh M. Expectant versus surgical management of first-trimester miscarriage: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study.[J]. Archives of Gynecology & Obstetrics, 2014, 289(5):1011-5.

9. Pierotic M, Silva S, Rojas I, et al. [Expectant management of missed abortion][J]. Revista Chilena De Obstetricia Y Ginecología, 1994, 59(2):73.

10. Grnlund A, Grnlund L, Clevin L, et al. Management of missed abortion: comparison of medical treatment with either mifepristone + misoprostol or misoprostol alone with surgical evacuation. A multi-center trial in Copenhagen county, Denmark[J]. Acta Obstet Gynecol Scand, 2002, 81(11):1060.

11. Hu H, Yang H, Yin Z, et al. [Chromosome examination of missed abortion patients][J]. Zhonghua Yi Xue Za Zhi, 2015, 95(35):2837.

12. 刘建花, 唐春洁. 复方口服避孕药 (COC) 在稽留流产患者中的应用 [J]. 中国生化药物杂志, 2017(4):264-265.

13. Guo H, Jin B H, Xiao J P. Observation on Contraceptive Effectiveness of Billings Ovulation Method in Women with Missed Abortion and Hydatidiform Mole[J]. Reproduction & Contraception, 2005, 25(3):159-161.

编辑: 高瑞秋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