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膜早破如何用药?GBS 如何预防?这篇说全了

2020-03-25 10:23 来源:微信公众号 - dxyobgyntoday 作者:妇产时间公众号
字体大小
- | +

胎膜早破(PROM)是指胎膜在临产前发生破裂,是围生期常见的并发症,由于胎膜的破裂,产妇阴道内的病原体更容易上行扩散,造成宫内感染。

破膜时间越长,感染风险越大,进而导致母体产褥感染、新生儿感染、败血症等严重后果。因此抗感染是胎膜早破最关键的处理手段之一。

胎膜早破依据发生的孕周分为足月胎膜早破(足月 PROM)和未足月胎膜早破(PPROM)。


足月胎膜早破

足月胎膜早破常常是临产先兆,主要是因正常生理性胎膜薄弱以及子宫收缩产生的剪切力综合导致,70% 的孕妇在 24 小时内自然临产,25% 的孕妇在 24 h - 72 h 内临产,5% 的孕妇 72 h 内仍不能临产。

感染风险与破膜时长成正比,但过早的使用抗生素,可能会增加胎儿抗生素的暴露及耐药性的风险,在合适的时机使用抗生素才会对母婴产生最大的益处。

Q1: 足月胎膜早破何时需要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B 族溶血性链球菌(GBS)是上行性感染的高危因素,是导致孕妇产时及产褥期感染、胎儿感染及新生儿感染的重要病原菌,因此 GBS 的筛查对抗生素的选用尤为重要。

根据《2020 ACOG 早发型新生儿 B 族链球菌病的预防》,对于足月胎膜早破,出现以下两种情况时,建议启动抗生素预防。

若之前有过筛查并且 GBS 阳性,则在发生胎膜破裂后立即使用抗生素治疗。

若 GBS 培养结果未知,足月 PROM 破膜时间 ≥ 18 h 也应考虑启动抗生素预防。

Q2: 足月胎膜早破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选择?

胎膜早破的主要病原菌 GBS 对青霉素、红霉素、氯霉素、四环素等抗菌药均敏感,但考虑到对母儿的安全性,目前的推荐为:

首选青霉素,如果青霉素过敏则用头孢菌素类或红霉素;若头孢过敏则用克林霉素或红霉素。

具体用法如下:

①  青霉素 G 首次剂量 480 万单位静脉滴注,然后 240 万单位/4 h 直至分娩;或氨苄青霉素,负荷量 2 g 静脉滴注,然后 1 g/4 h 的剂量静脉滴注直至分娩。

②  对青霉素过敏者则选用头孢唑啉,以 2 g 作为起始剂量静脉滴注,然后每 1 g/8 h 直至分娩。

③  对头孢菌素类过敏者则用红霉素 500 mg,1 次/6 h 静脉滴注;或克林霉素 900 mg 静脉滴注,1 次/8 h。


未足月胎膜早破

未足月胎膜早破(PPROM)是指产妇在孕周未满 37 周时发生胎膜破裂。研究表明,导致 PPROM 的主要原因是感染,即使之前没有感染,随着破膜时间的增加,也容易导致宫内感染,因此对于 PPROM 孕妇提倡预防性应用抗生素。

Q1: 未足月胎膜早破何时需要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根据孕周的不同,处理方案也不同,见下表

表 1

Q2: 未足月胎膜早破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选择?

对于未足月胎膜早破预防性抗生素的使用,国内外指南均有推荐,也各有不同。

表 2

综上,对于 PPROM 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选择,各国指南均建议使用青霉素类和红霉素类抗生素。

除此之外,近年来国内外提出用阿奇霉素来代替红霉素,阿奇霉素和红霉素同为大环内脂类抗生素,作用类似,且阿奇霉素服用方法简单、胃肠道耐受性良好、成本效益更高。

两项回顾性队列研究显示阿奇霉素和红霉素在潜伏期或继发性结局(如新生儿存活率、败血症或呼吸窘迫)方面没有差异,另一篇 2019 年发表在 AJOG 上的一项回顾性队列研究也得出了同样的结果,因此,如果红霉素不可用或禁忌,可以将阿奇霉素作为红霉素的替代品。

Q3:未足月胎膜早破处理流程

对于 PPROM 孕妇应在接诊时立即行 GBS 阴道-直肠拭子采样,若 GBS 培养阳性,即使之前已经应用了广谱抗生素,临产后也应重新给予针对 GBS 的抗生素治疗。

总之,胎膜早破与宫内感染互为因果,对于胎膜早破的孕妇,要严格掌握指征,规范使用抗生素,才能给予母儿最大的益处。

参考文献

[1] 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产科学组. 胎膜早破的诊断与处理指南 (2015)[J]. 中华妇产科杂志,2015,50(1):3-8.

[2]Prevention of Group B Streptococcal Early-Onset Disease in Newborns: ACOG COMMITTEE OPINION, Number 797.[J] .Obstet Gynecol, 2020, 135: e51-e72.

[3] 孙笑, 时春艳. 未足月胎膜早破抗生素使用 [J]. 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8,34(02):160-164.

[4] 刘騱遥, 漆洪波. 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胎膜早破指南 2018 版」解读 [J]. 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8,34(03):266-269.

[5] Prelabor Rupture of Membranes: ACOG Practice Bulletin, Number 217.[J] .Obstet Gynecol, 2020, 135: e80-e97.

[6] Thomson AJ, on behalf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aecologists. Care of Women Presenting with Suspected Preterm Prelabour Rupture of Membranes from 24+0 Weeks of Gestation. BJOG 2019; https://doi.org/10.1111/1471-0528.15803

[7] Pierson RC, Gordon SS, Haas DM. A retrospective com-parison of antibiotic regimens for preterm premature rup-ture of membranes. Obstet Gynecol 2014;124:515–9.

[8] Finneran MM, Appiagyei A, Templin M, Mertz H. Com-parison of azithromycin versus erythromycin for prolon-gation of latency in pregnancies complicated by preterm premature rupture of membranes. Am J Perinatol 2017;34:1102–7

[9] Navathe Reshama,Schoen Corina N,Heidari Paniz et al. Azithromycin vs erythromycin for the management of preterm premature rupture of membranes.[J] .Am. J. Obstet. Gynecol., 2019, 221: 144.e1-144.e8.

用药助手.png


编辑: 黄建琴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